客服熱線:0551-63542255/0551-63542550
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
典當申請

典當行要找準定位

發布日期:2021-04-02 瀏覽次數:242

  長期以來,銀行都是不少典當人心中的“標桿”。由于功能模式相像、人才來源有著一定的互通性,再加上歷史淵源所致,不少典當從業者自覺或不自覺地早已將自身看成是“小微銀行”。但是,隨著當前互聯網產業的興起、融資市場動態瞬息萬變,到了今天,典當行再拿自身去比銀行,這種想法已經過時了。

  郭博是鄭州銀豐典當行的民品業務負責人,近兩年來他注意到,當地有相當一部分典當行變得越來越像銀行了。“產生這種感覺主要集中在門店的裝修和人員的安排上。”他解釋道,“比如一些典當行在工作人員的職務劃分上,模仿銀行大堂經理的角色設置了相關職位。店面裝修也是參照銀行的方式,不再是過去那種高門檻的神秘感十足了。客戶一上門,就會有工作人員馬上迎過來詢問,有的甚至還會專門設立大客戶VIP室。”

  一直以來,“打造老百姓身邊的第二銀行”都是不少典當行所追求的宗旨。而且在很多典當從業者看來,除了門店、人員這些表象外,典當與銀行兩者之間還有著非常緊密的關聯點。

  最為典型的一面就是服務融資市場,兩者做的都是為自然人與企業放款。“銀行能做抵押、質押融資,典當行同樣能做;銀行不愿意做的民品質押,典當行照樣在做。從放款、幫助解決中小微企業融資難的功能上比較,典當行不但像銀行,而且還比對方有著更廣的發揮余地。”有人認為。

  與此同時,典當行業務人員的業務操作模式,在不少業內人士眼中也被認為與銀行類似。

  溫先生是福建一家典當行的負責人,他告訴中國商報記者,2008年投身典當行業之前,自己在銀行系統已工作了十來年。“熟悉典當的人都知道,行業內像我這樣從銀行轉投過來的例子比比皆是。在很長一段時間中,有著銀行系統工作經歷、懂融資市場的人才在典當行的招聘中往往更受青睞。其原因就在于,大家認為借貸這項業務,典當與銀行干的是相似的事,有經驗當然更好了。”

  另外,典當行的工作人員來自銀行系統,在業務“上手”更快的同時,或許還會有助于客戶的開拓,這是典當經營者更為看重的。“例如前幾年與銀行聯手做‘過橋’業務,或者是銀行將不做的客戶介紹給典當行,依靠的就是資源互通,只不過是借款有著救急與長期的區別。而且,如今一些有條件的典當行也在學習銀行的風控管理模式,并且將業務部門進行細化,實行專人負責。你說典當與銀行像不像?”溫先生認為。

  鑒于上述這些理由,不難理解為什么長期以來不少典當行都將自己看成是“小銀行”。而往更深層次挖掘,記者注意到,這種認識恐怕還出于一定的歷史“淵源”。

  眾所周知,典當在中國有著悠久的歷史。1987年,復出后的內地第一家典當行在四川成都成立。第二年,遼寧、山西、廣州、上海等地均陸續出現了典當行。1992年,北京的第一家典當行也開始試營業。

  據悉,在上世紀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,典當行的數量曾經歷了一個高速擴容的時期,最多時有3000余家。2000年,行業從人民銀行的管理下脫離出來,交由當時的國家經貿委管理,據經歷過這一階段的行業人士回憶,隨后,典當行又進入了一個繁榮活躍期。

  而彼時,后來屬于典當行強力競爭對手的小額貸款公司等行業尚未興起。統計數據顯示,2005年初,央行在五省區開辦小額信貸試點。同年底,山西平遙誕生了兩家小額貸款公司。

  “按照成立的初衷,小額貸款公司更多扶持的是‘三農’。可以說,除了銀行以外,面對城市居民、中小微企業的放貸,當時‘獨占鰲頭’的似乎只有典當行。因為民間借貸尚未‘陽光化’,擔保公司沒有直接放款的功能。而在2005年,《典當管理辦法》就已經出臺了。”知情人士透露道。

  至于當今流行的互聯網金融,在當年很可能還是一些人心中初生萌芽的“夢想”。而正是因為市場缺乏競爭對手,那些年典當的發展可謂風生水起,“生意挺好做,房地產典當是普遍的重頭業務,息費收取在管理辦法的限定下也比現在要可觀。”這位知情人士說道。

  特別值得一提的是,雖然所屬的監管部門不同,但當年融資市場大環境的影響,仍然給業內留下了典當是貸款的“銀行”、拾遺補缺、類金融機構等印象。“尤其是類金融機構這樣的稱呼,實際上是承認了典當與銀行的相似之處。”市場分析人士認為。

  然而,時至今日,融資市場的變化與十幾年前相比早已不能同日而語。而小額貸款公司、互聯網金融的迅猛發展、爭奪市場,更是讓不少典當業內人士開始反思——典當不是銀行,也沒有必要去模仿銀行。

  “作為融資市場的‘老大’,銀行有儲備金,能應對資金沉淀,但典當沒有;銀行可以做第三方支付,典當不行……這些都是典當人不得不去面對的現實。我認為典當行實在沒有必要去與銀行進行比較。”北京律師朱巍指出。

  而一些悄然改變的現實也讓行業人士感慨不已:以前與銀行合作做“過橋”業務,現在未必一定會給典當行——為了應對生存的現實,小額貸款公司也不得不挖空心思搶占陣地;同樣是房地產抵押,小額貸款公司的息費更有優勢;還有人才招聘,隨著業務重心的轉移,以往銀行從業者更受歡迎的現象正在逐漸向珠寶、古玩鑒定人才乃至互聯網技術人才傾斜……

  應對同類競爭尚且吃力,倘若還要堅持去追逐銀行的腳步,典當能跟得上嗎?這成為了縈繞在不少典當經營者心頭的疑惑。

  更加不容忽視的是,對于中小微企業的融資,近年來一些商業銀行也在陸續推出新品種,改進服務質量。甚至其中的某些變化也正在慢慢靠近典當小額、短期等優勢。資金實力、身份地位……典當跟銀行之間的距離,本質上的差別,其實已經說明了很多的不同。

  既然如此,在一些研究人士看來,比起強調自己的“銀行”功能,典當的當務之急是轉變思維、找準自身定位,應對與小額貸款公司、融資擔保、互聯網金融以及民間借貸等同類型融資機構的競爭。“例如,一直以來,典當都有著嚴格的監管制度,這種正規也是一種優勢。而像互聯網金融這樣的對手,在高速發展之后必然也將進入一個沉淀的過程,所以典當還是要在合法合規的基礎上穩扎穩打,以爭取避免業務的同質化來加大競爭優勢,更不能再沉溺于以往的‘自大’中。”

  由此看來,競爭激烈,逾期、絕當率逐漸增高……可以預見的是,典當行如果還一味跟隨銀行的腳步,反而很可能會讓自己的路越走越窄。

女高中生第一次破—国产AV